“仔猪卖到成猪价”,给养猪业传递何种信号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5
  • 来源:三级香港

當前各地正在加快恢復生豬產能,但受非洲豬瘟和新冠肺炎疫情雙重影響,部分地區仔豬價格飛漲,幾乎接近往年商品成豬的價格,抬高瞭農民養殖成本、增加瞭未來風險;另一方面,一些大型養殖企業加速佈局,不少地方政府也積極提高生豬養殖的規模化、智能化、生態化水平,基層生豬產業呈現憂與優並存局面。

業內人士認為,恢復生豬產能應避免一哄而上,尤其要防止散戶盲目搶豬現象;解決豬肉周期性漲跌問題,關鍵在於加快優化生豬養殖結構和推進產業升級。

仔豬賣到成豬價,散戶養殖需警惕

記者從部分生豬養殖企業瞭解到,出欄成豬一般體重為120公斤,往年價格也就一兩千元。現在,普通育肥仔豬按品種不同,價格在1300元到2500元不等,用於育種的小母豬,最高甚至能賣到8000多元。過去賣三四百元的普通仔豬,現在都趕上甚至超過瞭成豬的價格。

“有一戶傢裡的母豬下瞭21頭仔豬,其中19頭是小母豬,賣瞭近8萬元,平均每頭仔豬賣瞭4000元左右。過去養好幾年都賺不到這麼多錢,養瞭十幾年的豬,第一次遇到這麼好的行情!”重慶市榮昌區興旺種豬養殖場負責人郭平說。

興旺種豬養殖場在重慶以及周邊省市發展瞭合作社社員5千多戶,高峰時期有母豬6千多頭,年產仔豬達10萬頭。但是現在,合作社隻有母豬1千多頭。

郭平說:“去年非洲豬瘟讓我們受到重創,新冠肺炎疫情又讓我們難以走村入戶,影響瞭與社員的對接。但是現在行情好,我們正全力恢復種豬飼養,希望到6月份,合作社的母豬能達到3000頭。”

記者在重慶市部分農村走訪發現,雖然仔豬價格暴漲,但當地農民養豬的積極性依然很高。

重慶市涪陵區一位村幹部告訴記者:“重慶農村過年有殺年豬的習慣,很多農戶一般要養兩三頭豬。我有一個區縣村幹部微信群,大傢都在反映買豬難。現在仔豬一兩千元一頭,有的十幾斤就拿出來賣,價格貴、存活率不高,還不一定買得到呢!有的村民咬牙買瞭,有的準備等到下半年再買。”

市場上一豬難求,主要原因在於生豬產能恢復尚需時間。位於重慶西部的榮昌區出產的“榮昌豬”,是我國三大優良地方豬種之一。

榮昌區高級畜牧師張成聰說,過去榮昌區生豬養殖散戶占主體,養殖規模小、抗風險能力不足,非洲豬瘟前全區生豬存欄量42萬多頭,而去年年底存欄量隻有20多萬頭。

相隔不遠的合川區是全國農業(生豬)標準化示范區,有著重慶市最大的生豬養殖基地,常年生豬出欄量穩定在100萬頭左右。

合川區畜牧站站長潘曉介紹,合川區生豬養殖規模化率約53%,規模化養殖戶生物安全防控做得較好,即便如此,去年的非洲豬瘟還是讓當地生豬出欄量下降瞭10%左右。

張成聰分析認為,今年受疫情影響,期間一些生豬項目建設延遲、飼料原料運輸難;同時,當前非洲豬瘟在局部仍有發生風險,嚴格的防控舉措影響瞭生豬,尤其是種豬的跨區域調運。

雙重疫情疊加,給生豬產能恢復增加瞭困難。基層幹部和業內人士對此感到擔憂,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農民和中小養殖戶盲目搶豬,養殖成本和未來風險會大幅提高。

錢塘鎮是合川區生豬養殖集中區域,該鎮畜牧獸醫站站長唐春林也有同感。

當地生豬產業基礎好,小豬可以買得到,但是價格貴,一斤達到瞭30多元,而成豬價格一斤隻有16元左右,算上飼料等成本,散戶養一頭豬利潤並不高。

“隨著豬肉供給的增加,農民等豬養大瞭出售,倒虧都有可能。因此,我們引導村民養母豬,這樣能降低風險。”唐春林說。

同時,中小養殖戶防護能力不足,也帶來風險。唐春林說,全鎮養幾頭到幾十頭豬的村民有2千多戶,但500頭以上規模的養殖企業隻有二十多傢,中小養殖戶還是傳統的豬圈,封閉性差,很難做好防控。

錢塘鎮養殖戶屈曉容夫婦養有母豬40多頭、商品豬400多頭,是當地為數不多的在非洲豬瘟中“幸存”下來的養殖戶。

“豬舍除瞭我們倆,外人不讓進,因為防控做得到位,非洲豬瘟隻讓我們減少瞭100多頭豬,總體損失不大。但我們還是傳統的人工飼養,豬舍陳舊。我們吃住幾乎都在豬場,幹起來很累。”屈曉容說。

雙重疫情促進行業洗牌

與散戶養殖風險增加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一些大型生豬養殖企業正在加速擴大產能。一方面有較好的市場行情,另一方面相關部門有鼓勵生豬復產的政策,這些企業通過構建完整產業鏈、推廣“規模養殖場代養”模式、加強防控舉措降低成本、防控風險。

“雙重疫情雖然對生豬行業帶來較大沖擊,但有利於行業洗牌,部分散戶將被淘汰,對規模化養殖企業是利好,疫情對我們影響不大。”重慶榮昌日泉農牧公司行政主管王勇說。

記者在該企業看到,廠區進出人、車、物嚴格管控,核心養殖場安裝有圍網,隻允許養殖人員消毒後進入。

王勇說,養殖業的“免疫力”來源,除瞭做好生物安全防護外,更為重要的是要有相對完整的產業性調教室高H學校鏈,“集團有種豬場、飼料廠、育肥場等,自產自銷。隻是2月份因新冠疫情飼料運輸受阻,其餘的基本上沒什麼困難。我們的豬苗、飼料都是集團提供,現有母豬6100多頭,年出欄仔豬約15萬頭,這些仔豬一部分自己育肥,一部分出售或交給合作的養殖場代養,現在已接近滿負荷生產。”

記者從榮昌區、合川區瞭解到,一些大天天看影院型生豬養殖企業紛紛落戶。榮昌區正推進3個大型生豬企業擴展項目,合川區也先後引入3傢企業建設種豬場,將新增母豬3萬頭。

生豬產能恢復關鍵在於解決良種繁育、種豬短缺問題。記者發現,這些大型養殖企業主要以建設種豬為主,而育肥則交給規模化養殖場或者傢庭農場代養,既減少自身資金投入、快速擴大養殖規模,也可以實現抱團取暖降低風險。

合川區重慶喜洋春農業公司的養豬場就是這樣運營的。該公司去年受非洲豬瘟影響,生豬出欄量隻有3000多頭。

公司負責人龍開洋說,當前正加快母豬補欄,今年出欄生豬可達7000餘頭,“我們是合川德康生豬養殖公司的合作養殖場,母豬全部由德康公司提供,成豬也會保底回收,我們賺取代養費,這樣雙方資金壓力和風險都很小。不然,我們自己去買母豬,以現在的價格,投入會很大。”

據業內數據,我國養豬主體是以年出欄量500頭以下的散戶為主,2018年,養豬行業前十大上市企業生豬出欄量共4700餘萬頭,市場份額占比僅不到7%。

業內人士認為,散戶養殖有利於提高農民收入和豬肉供給,但資金、技術不足,容易追漲殺跌,散養戶所占比重過大是豬肉周期性漲跌的重要原因。

去年國務院出臺的《關於穩定生豬生產促進轉型升級的意見》明確提出,到2022年生豬養殖規模化率達到58%左右,到2025年達到65%以上。就現狀看,生豬養殖規模化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,這也是大型生豬養殖企業對未來十分樂觀的原因。

肉價雖高,但不能賭行情

在雙重疫情影響下,針對生豬產業養殖粗放、經濟效益低、產業鏈易斷等問題,加快智能化、大數據改造開始成為部分地方政府恢復生豬產能的發力點。

“國傢生豬大數據中心”去年正式落戶榮昌區。國傢級重慶(榮昌)生豬大數據中心副主任秦友平介紹,榮昌區正圍繞“容易養、容易管、容易賣、容易醫”加快生豬產業數字化,構建生豬精準飼喂、行政監管、市場交易、獸醫藥服務等數字資源和標準體系,目前已完成生豬區域管理系統及“容易管”APP開發和應用。

豬舍裡裝有溫控、聲控、智能視頻監控等設備,榮昌區重慶代興畜牧公司的養殖場即將投用。“盡管當前豬肉價格高,但我們不賭行情,提高養殖的規模化、生態化、智能化水平控制好成本,才是應對風險的根本之道。”公司負責人劉鋼說。

在合川區太和鎮米市村,德康集團種豬場內裝有巡檢機器人,通過智能音視頻裝置可獲取豬采食、體重、疾病、運動強度等數據,提高飼喂效率。潘曉說,合川區正推廣自動化、智能化養殖設施裝備首個AI智能生豬養殖場已建成投產,今年還將啟動建設3個AI智能生豬養殖場。

受訪業內人士介紹,在一些豬肉出口大國,養豬環節利潤並不高,利潤高的反而是對糞污的高效利用。此前部分地方因為環保問題關閉瞭大量養豬場,當前恢復生豬產能如何實現產業和生態雙贏?記者瞭解到,循環利用糞污正成為生豬行業的新增長點。

重慶喜洋春農業公司養豬場周邊是5在線綜合 亞洲 歐美 日韓30畝柑橘樹。養豬場產生的糞污經幹濕分離、沼氣發酵變成有機肥,通過智能水肥滴管系統輸送到果園。龍開洋說:“有機肥改善瞭果園土壤,進入豐產期後柑橘產量有望達到150萬斤。我們養豬利潤一年約200萬元,按有機柑橘的市場價格,過幾年我們的果園利潤將超過養豬利潤。”

記者在榮昌區部分規模化養豬場看到,這些企業的糞污一部分經預處理後通過管道輸送到周邊種植園還田,一部分運至有機肥廠。在重慶福納斯生物技術公司,5臺全封閉式運輸車將榮昌區主要養豬場的糞污運來加工成有機肥。企業負責人詹慶輝說:“我們是今年2月21日復工後正式投產的,4條生產線年產有機肥10萬噸,重慶的有機果園、蔬菜基地需求量大,我們的有機肥一噸能賣到1千多元。”

記者獲悉,通過多管齊下推動生豬產業升級,今年底榮昌、合川區生豬產能基本恢復到常年水平。(記者周凱)